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ASP站长网(Aspzz.Cn)- 我们致力于打造专业的站长资讯、交流、合作平台!
热搜: 站长之家 基础 优化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站长资讯 > 评论 > 正文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后、40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

发布时间:2016-01-15 13:18 所属栏目:[评论] 来源:36氪
导读:黄俊雄老爷子在今年迎来了自己的第 6 个本命年,像许多这个年龄的老人家一样,他每天的生活是从一早的遛弯儿买菜开始的。

11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 后、40 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

黄俊雄老爷子在今年迎来了自己的第 6 个本命年,像许多这个年龄的老人家一样,他每天的生活是从一早的遛弯儿买菜开始的。

但是今年的遛弯稍稍不同往年,儿子给自己买了个智能穿戴设备,能实时记录步数、睡眠、心率等等,每天运动了多少、睡的好不好,都会通过设备上的小小终端传送给儿子,有时候犯懒没遛弯儿,或者活动的明显少于平常,儿子儿媳的电话就过来了。

老爷子还是个民乐爱好者,主攻二胡。过去只跟附近的老伙计们玩,现在微信联系方便了,想约四九城内外各种民乐班子切磋技艺,拉个群很快就能搞定。

他还会用手机看二胡教学视频,还会把自己的表演视频发到网上。

对于这代 “党让干啥就干啥” 的老人来说,似乎和智能生活、互联网+这些年轻人嘴里的时髦词汇,一直保持着 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 的疏离关系。

但如黄老爷子一样,网络时代对旧时生活习惯的改造总是悄无声息,在创业者们一边将老年人市场视为蓝海、一边又公认这是最难啃一块骨头的大背景下,了解下老头儿老太太的生活情景和消费心理,对习惯将目光聚焦在 80 后、90 后、00 后的创业者们,或者可以更全面的了解互联网时代的用户群像。   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后、40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      老年人 “触网”

数据上,老年群体的触网率并不乐观。

2015年2月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的第 35 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 2014年12月,中国网民规模已达 6.49 亿,互联网普及率为 47.9%。

但报告同时显示,在中国,60 岁及以上的网民比例仅为 2.4%,虽然较 2011年 的 0.7%有较大增幅,但是整体比例仍然很低。

在公共舆论空间,老年人则通常以负面形象出现,随后搜几则新闻,“老人倒地好心人相助反被讹”,或者是 “公交车上因为对方不让座掌掴少女”,又或者是 “空巢夫妇先后死于家中事隔几月才被发现”。

总之,人们习惯将衰老等同于落伍和缓慢,公众视野里的老年人,孤独、刻薄、蛮横,带着旧时代的顽固气息,似乎一直被归为这美丽新世界的暗面。

事实真是这样吗?数据与偏见下的老年群体,真的是互联网时代的边缘人吗?

胡奶奶退休前是北京儿童医院的内科医生,今年85 岁,网龄已超过 10年。一双儿女都在国外,起初学习上网,胡奶奶是想通过网络寄托自己远隔重洋的思念。

孩子们不在身边,最初学习使用电脑只能依靠家里来作客的年轻人们。现在回想起来,“好像也没有那么难。”

胡奶奶感慨科技的进步,如今,她能熟练地使用 FaceTime 或者微信中的视频通话功能。腿脚慢慢开始不利索,她也通过微信和老朋友们保持联系。

2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后、40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(图片来源:广州日报)

胡奶奶开玩笑说要趁着能联系多联系,因为 “老伙伴们越来越少”。老年人有着和年轻人截然不同的时间轴线,社交工具的普及以及功能的便捷。对老年人来说,一定程度上延长了他们对时间的观感。

老年人没有求知欲?NO!

67 岁的张阿姨则仍是移动互联时代的 “小学生”,她用的是儿子淘汰下来的三星手机,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只拿手机接打电话,别的功能一概不会用。

她见晚辈们都对着手机聊微信,让儿子教,但像大部分对父母缺乏耐心的子女一样,儿子摆摆手跟她说 “这玩意儿复杂着呢,还可能骗人,你学不会的。”

张阿姨所在的社区正好是居家养老服务平台 “二毛照护” 的首个线下门店所在地,去年八九月份,二毛组织社区的老人学习微信,张阿姨早早就报了名。

活动是纯公益性的,往往一进行就是一下午,张阿姨都好奇此前从未谋面的年轻人们哪来的那么强大的耐心,而这耐心,自己的孩子们都没有。

几次课下来,张阿姨打破了儿子对自己的判断,虽然不像年轻人玩的那么溜,但基本的使用已经没问题。10 岁的孙女原本觉得这个奶奶有点落伍,也在也会凑过来玩她的手机。

张阿姨说,老年人都很有求知欲,时代发展太快,老年人学东西慢,但没有人自愿被时代落下。

10年 中,胡奶奶自学了 PPT 的制作,会学用 PhotoShop 修图,现在她还能自己制作 gif 格式的图片。最近刚把外孙女的照片整理出来,给 16 岁的她做了个成长相册。

___2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后、40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(张阿姨参加的快乐学微信活动现场,老人学习用 iPad 拍照。图片来源:二毛照护)

惠不及老者

感叹神奇的同时,张阿姨也有老年群体被边缘化的苦恼。

过去一年,她多次产生过 “被抛弃” 的感觉。比如去买菜买水果,店里竖一块牌子,微信或支付宝支付五折,张阿姨问店员自己怎么能买五折的蔬菜水果,店员忙着店里事,甩下一句 “回家让孩子教教您” 就继续忙去了。

超市里卖五常大米平常都是 41 块 9 一袋,下载 App 就有半价优惠,看得见的实惠,却摸不着,这让张阿姨异常地苦恼。

胡奶奶也有体会,原本在马路上打车,招手就有车停下,但是去年春节后开始,常常在路上等了半个钟头也不见车停下,有时候明明出租车 “空车” 的牌子竖着,但仍旧一脚油门就开过去了。

333

网络时代的老年人:30后、40后的世界,我们愿意懂吗?有时候好不容易有车停下,司机摇下车窗说,“老太太,我的车已经有人下订单了,对不住”。后来跟年轻人聊天,胡奶奶才知道打车软件的存在,而且用手机下单的话,“手机软件还会倒贴给你钱。”

经历过物资紧缺的年代,即使吃喝不愁,老年人仍是对价格最敏感的群体,但科技进步的甜头儿,似乎有意无意中把老年人排除在外了。

这让胡奶奶感觉委屈,电视里都说爱老敬老,但是互联网时代似乎大家都不怎么在意这件事儿,“记者小朋友,你们要多呼吁呼吁,政府也该多重视下老年人。”

(编辑:ASP站长网)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